师尊总馋我妖丹(修真)——非非非非
时间:2021-03-02 09:52:08

   《师尊总馋我妖丹》作者:非非非非
  文案
  商梦阮在人界买了一只小徒弟。小徒弟又脏又瘦,夜里塞进被窝时,还掉出了半截毛茸茸的尾巴。
  一被发现,小徒弟吓得掉了一地灰毛,眼神超凶,然后嗷呜一声,叼起了自己的豹尾巴。
  “师父要吃掉我么?”他含混不清地嗷呜着。
  后来商梦阮才知道,雪豹心中不安时有叼尾巴的习惯。
  他的徒儿不但爱咬尾巴,还爱掉毛。
  正值换毛期的小雪豹,每天把灰毛收集起来藏在榻上,压成毯子垫着睡。
  爱洁的商梦阮面对着一室飘毛,缓缓蹙紧了眉心。
  徒儿总掉毛怎么办?
  养肥,去毛,煮了吃。
  冰山师父美攻 X 奶凶徒弟萌受
  受偏万人迷团宠
  商梦阮身中火毒,双腿经脉尽毁。只需吃一颗冰寒妖丹解毒,便可重回巅峰。
  然而冰寒妖丹有市无价,每逢出世,必引无数仙修强者争破头颅。
  于是他另辟蹊径,捡了只能修成冰寒妖丹的小妖修。从小养育,只待瓜熟蒂落。
  至于妖修失去妖丹会怎样?
  会死?打回原形?
  与他无关。
  然而,商梦阮未曾想到的是,自己是隐藏的雪豹爱好者。
  后来——
  徒儿太可爱了,不忍心吃了怎么办?
  娶回来接着养肥,换种方法吃吧。
  双洁双初恋,双非人元素,有其他男配喜欢受。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甜文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荆雪尘(受)、商梦阮/章莪君(攻) ┃ 配角:奶猪、姚潜澍、闻人襄、渚风雨 ┃ 其它:预收《禁吻契约(人鱼)》骚话受x闷骚攻
  一句话简介:冰山仙君买了只奶凶小雪豹
  立意:保护野生动物!
 
 
第1章 
  天地苍茫,人间哀乐,唯仙者超脱红尘,自在逍遥。世间问仙者不知几何,然仙山难寻,常渺然无迹。
  相传在九州之外的海上有一艘巨船,名为“和永舟”,每十年一现,是连通人间与仙界的规模最大的集市。
  在和永舟上,仙界除了用低阶法器低价换购粮食、贵重金属、珠宝等物,还会进行一桩重要的交易——人口买卖。
  仙修重家世血缘,购买有灵根的凡人,多数不是为了好心引其入仙道,而是充作童仆之用。这些童仆只需拥有微薄的灵气,便能在数百年内承担起底层收拾洒扫之用,最后碌碌而终。
  但这些孩子现在只知道是得了“仙缘眷顾”,一个个穿着干净的青衣,乖乖垂手肃立,盼望能得到某个名门正派的青眼。
  ……也有人不太配合。
  和永舟一角,一名彪形大汉捂着手臂上鲜血淋漓的抓痕,嘶嘶抽气,又泄愤踹了一下铁笼。
  那一脚踹得铁笼差点翻到过去,铁筋发出牙酸的裂响。遮光的幕布掀起一角,露出团毛糟糟的黑色卷发。
  一双橙黄色的瞳孔从卷发下露出,瞳仁紧缩,凶戾如野兽,又在一瞬间恢复到正常人类的大小。
  “不听话的妖兽?”隔壁的商贩随意问。
  “人。”那彪形大汉咬牙切齿地向铁笼里啐了口唾沫,被里面的生物灵巧地躲过。
  “这么烈,不会是硬绑来的罢。”隔壁压低声音,露出心照不宣的笑。
  彪形大汉不欲多谈他的来历,道:“上船时不见他反抗,一见买家就发疯。”
  他又狠狠踹一脚笼子,骂道:“是仙人选你,还是你挑仙人?先照照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流着什么血,再端架子!如果卖不出好价钱,你就跟着和永舟一块沉了算了!”
  铁笼内一片寂静。
  大汉以为他屈服了,扬眉吐气地往铁笼上一靠。
  “呦,第一次听有奴隶挑买主的。”隔壁那人好奇,“他看不上的是哪几家?”
  “梅氏、姚氏,就算临皋派来了也不肯见人。”大汉嘲笑道,“难道还等着无量山和天鸢山来买他么?”
  梅家和姚家都是仙界的世家大族,临皋派更是剑道之首,对待凡人出身的修士也更为宽容,是无数凡人梦寐以求的门派。
  竟然连临皋派都看不上?
  “……这。”隔壁商贩也是头回听说这么傲气的凡人,“眼光这么高,这小东西资质究竟有多好?”
  他还没问完,却听巨大的一声轰响,只见彪形大汉突然滑倒,撞翻了四五箱货物,金银珠宝撒了满满一地。
  他撑着地想坐起来,谁知又是一滑,顿时摔得鼻青脸肿,诶呦呦呼起痛来。
  隔壁那商贩这才发现,和永舟的甲板上不知何时结了一层光滑的薄冰,那大汉正是踩在冰层上,才遭此厄运。
  一直安静无声的铁笼里,突然传出了少年的轻笑。
  “你这混账——!!”大汉攀着铁笼爬将起来,气得直哆嗦,在怀里找着铁笼的钥匙。
  遮光布被掀开,露出铁笼中的荆雪尘。
  他身形纤细,幼嫩瘦小的肩膀从灰衫的破洞中露出,整个人像只误入人世的小野猫般,缩在铁笼的最深处。
  脸上涂抹的灰泥遮盖了他精致的五官,只剩一双神采奕奕的橙黄色瞳孔和一对洁白的小虎牙,带着孩童恶作剧得逞的笑容。
  彪形大汉的身形是他的三倍还多,但荆雪尘没有丝毫畏惧,神情中满是灵动狡黠。
  隔壁的商贩见他们如此,怎能不知那冰出自少年的花招?
  “冰灵根。”他像见了稀世珍宝一般喃喃道,“怪不得,被他捉弄成这样都不舍得杀。”
  理论上单灵根比杂灵根修炼更快,资质更佳,即便在修仙世家中,单灵根亦是百里挑一,更别提这荆雪尘来自凡间,拥有的还是水灵根变异中最富攻击力的冰灵根。
  怕是几百年都没有一个。
  海上雾重,水汽浓郁,荆雪尘便操控水雾,偷偷在壮汉脚下铺了一层薄冰,让他摔了个狗啃泥,顿觉出了口恶气。
  他做了个鬼脸,道:“有本事就来抓我呀。”
  嗓音清澈,有着尚未成熟的独特少年感,像是醇和的清酒。
  壮汉顿时如一头暴怒的熊般朝荆雪尘扑去,隔壁商贩一只眼睛里写着“灵石”,另一只里写着“法器”,财迷心窍,铆足劲拦着壮汉不撒手。
  “不能伤!不能伤!地阶法器!上品灵石!你不要就给我!”
  荆雪尘捂着肚子哈哈大笑。
  他旁边的一排等着被卖的孩子,看他的眼神皆是羡慕和嫉妒。荆雪尘注意到那种陌生的敌视感,渐渐止了笑。
  这些凡人为什么会因为卖不出好价钱,就不开心呢?自由自在地生活在凡间,总比当仙人的童仆被呼来喝去一辈子强。
  这就是人和妖的想法的不同之处吗?
  正想着,他忽然耳尖一动,双眸迅速转向某个方向。
  咯吱……
  那细微的声响淹没于嘈杂的集市中,即便是修士也难以分辨,他却听到了。
  像是木轮滚动在甲板上的声音。
  荆雪尘不再管那两个争斗的商贩,扒着铁笼,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在所有人都没注意的地方,他的瞳孔迅速扩大,比人眼更敏锐的视觉捕捉到数百米之外的动态。
  一个坐着轮椅的仙修,正缓缓而来。
  荆雪尘紧紧盯着那个人影,想起了半月前,自己从浮玉水榭拿到的情报卷轴。
  【身中火毒,双腿经脉尽毁,腿脚不便,常年坐轮椅。】
  周围也有人注意到了那名仙修,以及他身边的黑衣蒙面人。整条街道像是被扼住喉咙一般,所有声音戛然而止,只有轮椅滚在甲板上,发出单调的摩擦声。
  行人眼中有惊奇和尊崇,亦有畏惧,以及一丝贪婪。
  【为人孤僻冷傲,鲜少离开“朝云处”。十年未出无量山。】
  在铁笼边争吵的两名商贩也发觉不对,见那仙修出现,更是满脸苍白地噤声,垂头立在一边,不敢直视。
  荆雪尘却没有移开目光。
  那仙修的面容淡漠冰冷,眸如寒渊,在漆黑的深渊之上蒙一层灰雾,见者如坠冰窟。
  荆雪尘在寒渊中惊醒,这才注意到,若单论皮相,那人相貌是极俊美的,比起他所见过的任何男妖女妖都要漂亮。
  【骨相极寒,皮相极美。】
  所有细节都与卷轴上的描述对上了。
  他呼吸有些急促。
  一片飘雪落在那名仙修墨黑的眉睫之上,瞬间消融。他眼神一动,看向天空纷纷然飘落的雪花。
  时值盛夏,和永舟上竟是下了雪。
  荆雪尘吓了一跳,这才发现,自己因为太激动没有控制好灵气,不小心冻出了这场雪。
  轮椅上的仙修似乎有一瞬在凝视他,很快便移开了视线,照旧是漠然地驱轮椅前行。
  “仙君大人!神仙大人!”荆雪尘身边的某个孩子突然大喊出声,“收下小仆吧!小仆身赋灵根,家财万贯,祖父在帝王身前任职!小仆愿赴汤蹈火,服侍大人悟道登仙!”
  那孩子很聪明,听周遭鸦雀无声,推断出这仙修在仙界地位极高。
  他本是仗着凡间身份金贵,抱着尝试的心态一喊,没想到那仙修竟然真朝他行来,不由心花怒放。
  但他没有注意到,仙修根本没看过他一眼。
  轮椅徐徐略过孩子,继续向前。孩子眼中的光熄灭了,随后再次亮了起来。
  不过,这次不是因为希望,而是因为惊怒和不可置信。
  仙修在铁笼子面前停下,目光落在囚于其中的卷发少年身上。
  他向着铁笼抬起手。
  “仙君是看中了他?”彪形大汉浑身发抖,上下找着铁笼的钥匙,“仙君是识货的!这可是几百年都遇不到一个的好货色,他……”
  “轰隆”一声,冰蓝色的火焰自铁笼上燃起,温度极低的冷焰瞬间摧毁了整只铁笼,又顷刻间收回仙修体内。
  【太阴离火,焰温极寒的变异火灵根,攻击力极强。】
  荆雪尘脑海中又想起他得到的情报。当卷轴上轻描淡写的短短几句话,活生生地出现在他眼前时,他发现自己的胆子还不够大。
  ……这人怎么说点火就点火,一点预兆都没有,惊得他差点变回原型。
  鼻尖传来一股尿骚味,荆雪尘皱了皱鼻子,发现那个彪形大汉因为离得太近,被吓尿了裤子。
  荆雪尘撇了撇嘴,安慰自己:再恐怖不也是个活人嘛,有什么可怕的?
  但他还是不受控制地回想起族中兄姐教给他的《妖族装乖三十六条准则》,据说能关键时刻在人族面前捡回一条豹命。
  当时他嗤之以鼻,现在早知道就多听一些了……
  第一句是什么?人族喜欢大眼睛生物?
  荆雪尘努力地瞪大一双水汪汪的猫眼,装可怜,装无辜。
  那只能杀豹于鼓掌间的手,捏起了他的脸蛋。
  荆雪尘:“唔。”
  这是要干嘛?撸豹子也不是从脸上开撸啊。
  他正懵懂时,下颌忽然一阵剧痛,不受控制地张开了嘴,双眸顿时蒙上了层货真价实的眼泪。
  是仙君捏开了他的嘴。
  剧痛感过去后,属于仙君本人的触觉传来。触碰荆雪尘的不是人类皮肤,而是鲛绡织就的手套,冰冷而细腻。
  【极度爱洁。】
  “牙口好得很……能吃。”那个彪形大汉是哭着也要把他卖出一个好价钱,“单冰灵根,身体健康,力气大。章莪君尽管放心。”
  章莪君,商梦阮。
  这便是仙修的名号。全修仙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如雷贯耳。
  在场也无人知晓,为什么商梦阮要亲自查看一个凡人奴仆的牙。
  ——总不能是在看牙口好不好,容不容易养肥吧。
  荆雪尘眨了眨眼,微不可查地把四颗虎牙往回缩了缩。
  这人该不会是发现他的妖兽身份了吧?不能吧……
 
 
第2章 
  他们相触的时间不过短短一息,荆雪尘却紧张得像是过了一辈子。
  商梦阮终于放开了他。
  荆雪尘脸颊酸痛,难受地鼓起腮帮子,揉了揉。
  这人手劲真大。
  他未曾注意到,一圈冰蓝色的纹路在他脖颈处亮起,随后迅速融入他皮肤之中,消失不见。
  商梦阮手中太阴离火一闪而逝,方才触碰过荆雪尘的那只鲛纱手套,在冷火中灰飞烟灭。
  随后,他又从容不迫地换上了一只新手套。
  荆雪尘怒目圆瞪:竟敢嫌他脏?他还没嫌人族手脏呢!
  他正炸毛腹诽着,忽然被商梦阮身后的黑衣蒙面人拉了起来,推着他往前走。
  那些黑衣蒙面人的手也是冰冷僵硬的,荆雪尘偏头观察他们面具后的脸,发现连脸皆由金属打造。
  这些蒙面“人”,根本不是活物,而是傀儡。
  居然连贴身侍从都不是人?荆雪尘暗自称奇。
  这已经超出了爱洁的范畴,这个名为商梦阮的人族仿佛与世隔绝,拒绝触碰任何活物,从不沾染世间红尘。
  这让他想起了传说中一种叫“水晶仙兰”的雪山圣物,相传它只存在于最陡峭的雪山之巅,在顶峰幽深的冰隙中盛放。即便是常年栖居雪峰中的雪豹妖,倾尽一生都找不到一株。
  水晶仙兰与世隔绝,是因为它一旦被活物触碰,就会迅速枯萎凋谢,变成飞灰。
  当然,商梦阮这块人形冰雕,才配不上美好的圣物传说。
  荆雪尘难受地挣动一下被铜傀儡禁锢住的身体,不开心地撇了撇嘴。
  走出一段路之后,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起码还站着,而整条街的凡人几乎都匍匐跪地,连腰都不敢直起来。
  就算是仙修,也都垂手恭立两边,让开道路,不敢直视商梦阮。
  “恭送章莪君——”他们皆恭敬道。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