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渣狐今天掉马了吗?(修真)——泛渊
时间:2021-02-21 09:11:15

   《小渣狐今天掉马了吗?》作者:泛渊
  文案:
  元润是一只擅于化形的狐狸。
  曾为了任务,在一个冷峻少年身边嘘寒问暖长达三年,待少年对他情根深种后把东西骗到了手,拍拍屁股就走人了。
  后来他又接了个任务,要潜伏在残暴嗜血的妖王身边夺得秘宝,赏金丰厚。
  计划很成功,元润忍辱负重潜伏在妖王身边。
  直到有一天,他混进汤池看到了妖王面具下冷若冰霜的俊脸——还特别眼熟。
  “怎么又是他?!”
  元润吓得半死,手一颤脚一滑,摔了下去。
  “扑通。”
  路修远的目光落在突然出现的小狐狸上。
  通体雪白,四只毛绒绒的爪子踩着他微湿的衣物,两只眼睛水汪汪的。
  “是你吗?”路修远摸了摸它的耳朵,咬字温柔。
  迟来的悔意让小狐狸愣了愣,鬼使神差点了头。
  “那杀了吧。”路修远冷冷道。
  元润:不至于!!!
  ——
  整个妖界都知道,妖君曾有一位挚爱的狐族爱人,那人背叛了他,伤他极深。
  于是小妖们开了个盘口,赌那归来的狐妖能在妖王手下活几天。
  等了数月,未等到那狐妖身死的消息,却见白狐狸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
  妖王大人跪在寝殿门口,背脊挺直:“阿润,你身子要紧……”
  一个枕头砸了出来。
  “你明明……都怪你!”元润抱着自己逐渐圆润的肚子委屈巴巴
 
  /攻本质宠受,早已看穿一切/
  没心没肺/貌美甜心/狐狸受(元润)
  嘴硬心软/宠妻狂魔/妖王攻(路修远)
  ★画重点★开局是忍辱负重的剧情,文案梗的掉马在后面。
  1·身心1v1,先婚(?)后爱
  2·破镜重圆,有误会,后期会解释
  3·非-典型生子。
  文案写于2020/3/31。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甜文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元润,路修远 ┃ 配角:预收《穿书后被反派饲养了》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渣了大佬后我**还债
  立意:化解两界矛盾,共建和谐社会。
 
 
第1章 岚节
  一股寒风灌入了被撩开的门帘,将屋内炭盆吹得火星四溅。
  “新来的,关门关门——”
  盘腿坐在桌上的男人生着几乎遮住全脸的络腮胡,头也不回对着身后刚进来的人摆了摆手。
  属于外界冷冽的寒风跟着方才进门的年轻人一块儿钻了进来。
  白瓷一般细腻光润的脸同酒坊内的昏暗截然不同,那双黑宝石似的大眼睛满是灵气,眼尾微微上扬,和猫似的。
  酒坊内的人都在喝酒聊天,并未关注这位新来的客人。
  “就北海那水君,盯那夜明珠和盯自己眼珠子似的,一刻都不松懈,我这回可是在他那儿耗了整整九个月才得手,可把我憋坏了!还是妖界好啊,那天族的海域就不是咱能待的地儿……”
  胡子男肥厚的手掌像是不怕烫似的拿起了炭盆上温着的烧酒,为自己倒了满满一杯。
  坐在对面略尖嘴猴腮的男子笑得有些贼:“兄弟这都完成了?我听说赏金有整整六万月币啊,够你逍遥上百年啦!”
  “那可不!也不瞧瞧我是谁?”壮汉一口干了杯中酒,咂了咂嘴,“这可是地字任务,不是我吹牛,能完成这任务的,妖界顶多这个数!”
  说罢伸出一只手,还往里圈回了两根手指:“顶多仨!你就说我厉害不厉害!”
  瘦猴似的男子眼珠子咕噜一转,别了别嘴道:“真厉害就去接现在的天字任务,那赏金可比你那个高了两百倍!”
  “不敢。”壮汉怂得坦然,“钱财够花就行,我还不想找死。”
  说到这里,方才新来的少年也慢吞吞走到了大堂中央。
  头带着束发银冠,腰间挂着润泽的玉佩,那红艳艳的穗子随着主人的步子晃晃悠悠,格外扎眼。
  胡子男的眼神从少年美玉一般的脸挪到了他身上毫无杂色的毛皮大氅上,又瞧少年一双白色的靴子上还用金线细细勾勒出繁复的花纹,皱了皱眉。
  “这公子哥儿迷路了吧,怎么找到天晖坊来了……”
  屋外正在下雪,少年紧了紧毛绒绒的领子,抖落了大氅上半化的雪,抬脚朝着堂内走去。
  围着暖炉打酒的男人略带着警惕的眼神打量着与周围格格不入的少年,欲言又止。
  “劳驾,接个任务。”少年人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十分和气好看。
  他站着等了一会儿,见那男人没有动作,才后知后觉从袖内掏出一块纯白色的玉牌放在了柜台前:“七零九号。”
  打酒的男人瞳孔一缩,飞快捞过台子上的玉牌仔仔细细打量着,而后指尖溢出淡金色的光芒将其笼罩,不一会儿,淡金色的光芒汇聚成了线,在空气中凝成细细密密的几行小字。
  最后一行清清楚楚写着:完成天字三号任务,赏金七百万月币。
  “真、真没想到能见到您一面!”男人的声音都抖了,“青公子,您可是千年未出现了,坊主之前还问起小的是否有您的消息呢!”
  青公子三字一出,坐在酒坊内的所有人几乎都抬眼看了过来,眼神诡异又狂热。
  外围喝酒的胡茬男两只眼睛瞪得老大,嘴角的酒渍也没来得及擦,难以置信道:“青公子?他就是拿到了君绫玉的青公子?”
  “什么?”干瘦的男子也吓了一跳,“青公子出关了?他可是千年未出现过了……想当年天字三号任务折了天晖坊好多人,只有他一个人毫发无伤的成功了!我倒是没料到传闻中的青公子,竟然生得这般文弱好看的模样……妖力似乎也不强的样子。”
  胡茬男小声反驳:“你懂什么!大妖修为内敛,我等小妖如何看得透他们深浅?”
  被尊为青公子,并被迫接受着大堂内无数打量目光的元润有些不太自在,垂下脑袋摸了摸鼻子。
  “青公子,请。”
  男子恭敬将元润的身份玉牌双手奉上,而后一挥手,一道古朴的大门凭空出现在堆满酒的墙壁上。
  元润抬脚跨入大门,下一刻,身后的门慢慢化为虚影散去,只余一条长长的走廊。
  木质栏杆上精细地雕刻着花纹,像是火焰,又像是一只浴火腾飞的鸟类。长廊周围开着无尽花海,深深浅浅的红与绿意交相辉映,让看了一路雪景酸涩的眼睛稍稍舒缓了些。
  方才酒坊内热腾腾的木炭味、酒味、混杂在那些妖身上的味道全然被扑面而来的馥郁花香代替,远远近近只听得二人的脚步声。
  穿过长廊,二人停留在一面悬浮的石板前。
  石板上从低到高挂了很多小小的牌子,元润随意扫了一眼,实在有些懒得筛选,便问男子:“可有在秦蠡附近的任务?”
  男子不假思索答:“没有。”
  “月箜城内呢?”
  “月箜城……”他不着痕迹蹙了蹙眉,心道他全选的怎么都是是目前最禁忌的地方,有些不太自然道,“只有一个任务,但难度系数太大,挂出百年依然无人敢接。”
  元润来了兴致,问:“是什么任务?”
  “天字五号,夺得卿罗石。”
  卿罗石。
  这三字不知为何有些耳熟,可元润千年前伤了神魂,好些事情都忘记了,一时之间也想不起卿罗石到底是什么东西,便追问道:“这是什么人发布的任务?为何夺得一块石头会是天字任务?这石头在谁手里?”
  天晖坊不会出卖任何一个发布任务的幕后老板,可别的问题他可以回答。
  “夺得卿罗石之所以是天字任务,只因卿罗石在妖君手中,难度已超过之前所有天字任务,完成赏金二千三百万月币。”
  二千三百万,是元润所完成的天字三号任务赏金三倍还多,一个天文数字。
  月币作为一种玉石打磨的妖界流通货币购买力惊人,一枚月币便能点上一桌好酒好菜,寻常妖丹法器左不过几十月币,再贵也就上百,二千三百万月币足以让一只大妖潇洒挥霍成千上万年的漫长岁月。
  可是,目标人物是妖君,妖界之主。
  元润眯了眯眼。
  在他的印象中,妖界之主是一只原型足以遮天蔽日的大老虎,踩着无数大妖的血肉一步一步踏上了妖君的王座。他虽之前并未入过月箜城,也未曾见过妖君,却能想象得出妖君是一只如何强大的妖。
  那男子见青公子沉默着,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点在看着就极柔软的大氅上,而后那双淡色的眼珠一转,带着笑道:“劳驾,帮我取一下天字五号的牌子。”
  这便是接下了这个任务!
  男子一挥手,立于悬浮石板最上方的玉牌倏地出现在他的手中,上铁画银钩四个大字:天字五号。
  场面搞得比千年前接任务时气派多了。
  元润接过玉牌翻转了数下,而后径自揣进了袖子里。
  立于身旁等待的男人面上带着恭敬的笑意道:“果然是青公子!这等任务也就只有您才能接手,给别人坊主定是不放心的!”
  元润勉强扯了扯嘴角,也不愿再听这些过于恭维的话,沿着来时的长廊一路向外走。
  等回到了满是酒气的坊内,未走两步,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就从一旁伸出,轻轻拽了拽他的大氅,而后很快缩回了手。
  回过头看去,一位面容和善的年轻人朝他挥了挥手,又做了个‘请坐’的姿势,腼腆笑道:“我可以帮你!我们合作吧?”
  一个陌生人。
  一个有些唐突的人。
  元润本不想搭理他,可这人样貌生得面善,咬字温润,话语十分自来熟,好似和元润已认识许久一般。
  见元润定住不动,年轻人一双浅褐色的眸子直勾勾地盯了过来,元润看着他眸子里写满的诚恳,竟然鬼使神差的坐了下来。
  “合作?”他皱了皱眉,“什么合作?”
  “我知道你接了天字五号任务,也知道青公子近千年都未回过妖界——
  “并不是我故意打探你的消息,实在是我跑天晖坊跑得勤快,这才多知道了一些。如果是以前的月箜城,以青公子的本事自然能轻松进入,可自五百年前妖界易主,新妖王入主月箜城之后,这一切可都不一样了!”
  那人说到此处,为元润倒了一杯温酒,笑道:“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林亭声,一个靠赏金度日的小妖。”
  那大老虎竟已不是妖王了吗?
  元润慢慢将身子向后靠,双手环胸,语气里满是防备:“月箜城能有何种变化?老妖王与新妖王又能有什么不同。”
  “新妖王残暴嗜血,上位之时便将上任妖王撕得粉碎——我是指真的撕碎,一片片血肉像雪花一样洒在月箜城上空,那一夜,连月亮都是血色,月箜城内人人自危。
  “也不知新任妖王是什么心态,月箜城本是个蛮荒之地,他一上任,倒是按照人间城池一般发展起来。
  “再后来嘛,迫于新妖王的雷霆手段,一众大妖归顺于他,老老实实在月箜城当新妖王的免费打手,城内每一只妖都是妖王的眼线,你如何才能以现在的身份混进去?更别提要近距离接触到妖王偷他保管的卿罗石了。”
  这五百年竟发生了这样多的事?
  元润曲起的食指轻轻触碰着唇瓣,沉默不语。
  林亭声见元润略有思索之意,又趁热打铁道:“我有个法子能让你光明正大进入月箜城,并且还能靠近妖王。当然,我也不是白帮你。事成之后,积分咱俩对半分,我就差二百就能升级天字牌了。至于月币的话……你多少给我一点辛苦费,一成,天字五号任务赏金一共二千三百万月币,给我三百万辛苦费如何?”
  这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既是有求于他,又不免费帮忙,大头都留给元润,自己只取一成辛苦费,让元润略为心动。
  “我考虑考虑。”他端起面前那杯快要凉的酒,轻轻抿了一口,“你常在天晖坊吗?若我再回到此地能见到你,便同意与你合作。”
  说罢,拢起大氅卷帘而去。
  林亭声看着帘外的风雪一闪而过,面上一点意外之色也没有,低声笑道:“果然啊……还是要自己去试一次。”
  -
  数片雪被风吹起砸在元润温热的脸颊上。
  元润伸手摸了摸脸,微凉的雪化成了水。
  “真想来一只热腾腾的烤鸡啊。”他舔了舔嘴唇,又掂了掂叮当作响的兜,里头只剩下十几枚月币。
  谁能想在天晖坊内鼎鼎有名的青公子目前一贫如洗,除了这身行头,剩下的钱财勉强只能再撑上几日。
  轻叹了一声,元润拢紧领口踩着吱嘎作响的雪朝着月箜城走去。
  入城需十枚月币,元润十分不舍的给了钱,踏入四处皆是热闹的城内,却觉得风雪更凉了。
  沿途有好些小妖热情地推销自己贩卖的物品,打眼看过去什么妖骨、内丹、皮毛应有尽有,还有些厨艺好的小妖卖着热腾腾的吃食,在冬日的寒风中直勾勾钻入了饥肠辘辘小妖的胃里。
  咕咚。
  他吞了吞口水。
  元润强忍着不让自己多看,顺着长街一路向下。妖王入主月箜城最中心的吾音阙,离这繁华的夜市隔得并不算远,倒是能从此地探个一二。
  狐族天赋比他族更敏锐,从入城至今,他走了长长一条街,路过了两位修为比他高上一些的妖,或是扮作小贩模样,或是坐在酒馆里吃喝,不时朝外边张望过来。
  他藏于小妖之中来来回回数次,将吾音阙周遭数条长街都踩了个遍,大致摸清了月箜城内守卫最严之地到底藏了多少高手。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