揣了孽徒的崽(重生 修真)——西柚粥
时间:2021-02-01 09:41:33

   =================
  书名:揣了孽徒的崽
  作者:西柚粥
  双重生,攻重生后依旧是个弟弟
  慎入轻喷
  内容标签: 生子 仙侠修真 穿书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卿萧景云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还被孽徒嫌弃了
  立意:。
 
 
第1章 入尊门1
  初晨。
  天刚破晓,蔼蔼薄雾还未在山间散去。
  天门宗的弟子选拔已经开始了。
  天门宗是云荒大陆第一修仙门派,是所有修真者梦寐以求的修仙圣地。
  可以说,如果能够成为天门宗的内门弟子,一只脚已经跨进仙界大门了,如果能够成为天门宗峰主的真传弟子,那百年之后,必然飞升。
  此刻,天门宗所在的青云山下,九云梯一直延绵到云霄。
  这是选拔弟子的第一道门槛。
  能够成功登上九云梯者,方有资格进入下一道选拔。
  天门宗议事大厅内。
  九位峰主围在一起,通过清云镜,看着九云梯上的现状,希望今年能捞到几根好苗子。
  年轻的修真者一步步踏上自己心中的圣地,才发现前往天门宗的第一道门槛就如此艰险。
  九云梯看似只是一条普通的台阶路,但是,只有一脚踏进去才发现,每一步都异常艰险,脚下就像灌了铅石一样,越往上爬,所耗费的精力越大,已经有不少人痛苦不堪,落荒而逃了。
  但是,这条路上,始终有一个黑衣年轻人,目标坚定,目光执着,即便额头上不停地滚落下豆大的汗珠,脚下的步子却依旧没有丝毫懈怠。
  这位青年很快吸引了长老们的注意力。
  天门宗掌门顾长风指着这个年轻的男子,和旁边的白卿说道:“这位不错,脾性坚定,可塑之才。”
  天门宗九云剑阁阁主九云仙君白卿抬眼看着了眼画面中的男子,饶有兴趣的笑了笑,“是不错。”
  顾长风本就是随口一说,完全没有指望白卿搭理他,没想到向来无欲无求的小师弟,竟然真的会对一个还没进门的弟子感兴趣。
  于是,他继续不抱希望的试探着问道:“要不,将此人收入你九云剑阁?”
  不是他这个做掌门的多事儿,实在是天门宗一共九大峰,别的峰都弟子成群了,就是最冷酷无情的三师弟聂无双那边,也已经有了两个真传弟子了。
  好家伙,九云峰这边,依旧没有一个真传弟子。
  没想到,白卿这边竟然真的点点头,然后,他在顾长风目瞪口呆的表情下,无辜的摊摊手。
  随即,一道白光从白卿身上幻化脱离,直奔九云梯而去。
  顾长风:“……”
  真看上人家了?
  顾长风假装自己什么也没有看见,任由白卿的一道灵气,幻化成一个少年郎,出现在那黑衣男子身边。
  白卿躲在人群中,慢腾腾的、不动声色的朝着谢静云,也就是那个黑衣男子身边挪过去。
  他看着谢静云的背影,想着怎么上去搭讪。
  这傻子,别人都是三五成群,结伴同行。
  只有他,浑身写满生人勿扰。
  白卿是一位穿书工作者。
  这一次,他穿成一个炮灰师尊,这个炮灰师尊扣男主粮,虐男主身,抽男主筋,断男主骨,最后将男主扔到无妄渊底成功魔化。
  白卿自从接手任务以来,兢兢业业,起早贪黑,任劳任怨,任务获得圆满结果。
  成功完成任务后,白卿装死遁走。
  没想到再一睁眼,又回到这个世界了。
  穿书任务已完成,世界不再受系统控制。
  白卿无所事事,混吃等死,这个世界唯一和他有点牵连的,也就只有徒弟谢景云了,所以白卿干脆重新找自己的小徒儿,养着玩玩。
  凭心而论,谢景云这个徒弟真的不错。
  认真踏实,心性坚定,单纯可爱,又特别听话,除了因为魔族体质,修炼不行以外,一切完美。
  可惜上辈子的他是个穿书工作者,必须完成任务。
  但是这辈子不一样了。
  这辈子他不用做任务,可以开开心心养徒徒,把他养得胖胖的。
  哎,说起来,其实对谢景云还挺愧疚的。
  白卿跟在谢景云身后,犹豫了一会儿,伸出白玉一般的手指,刚想要戳戳谢景云。
  谢景云就回头了。
  谢景云的眼神就像一只小狼崽子一样,盯着白卿,随即叹了口气,开口道:“我身上没钱。”
  这一路,他因为是单独行动,已经被很多人拦路打劫了。
  好在他本来就没什么灵石,除了有点烦,也没什么损失。
  白卿:“……”
  白卿懵逼的眨眨眼睛,没想到谢景云会这样说。
  他反应了一下下,伸手指了指自己,笑眯眯地说道:“兄弟,我不是要钱的,我有钱,你需要同伴吗,我们可以结伴而行。”
  谢景云摇摇头:“我不需要同伴。”
  白卿:“……”
  白卿生气的瞪了他一眼。
  不,少年,你需要同伴。
  上辈子谢景云自己一个人登上九云梯,上去的时候,就剩下一口气了。
  这辈子,怎么着也得保护好徒徒。
  白卿跟在谢景云身边,非常自然熟的说道:“兄弟,你先别急着拒绝,相逢就是缘分,长路漫漫,我们结个伴也好互相照应一下。”
  谢景云烦躁的皱了皱眉头。
  眼前的少年十五六的样子,肤白貌美,腰身纤细,一看就是娇生惯养的小公子。
  谢景云并不想和这种人有任何交集,他只想快快登上九云梯。
  谢景云再次开口:“我不需……”
  但是他看到少年手心里的东西,拒绝的声音立刻戛然而止。
  少年摊开手心,掌心里躺着一块方方正正的桂花糕,他眼神真挚的说道:“兄弟,别着急着拒绝,我请你吃糕点。”
  白卿记得,他的傻徒弟是喜欢吃桂花糕的。
  谢景云真正愣住的不是桂花糕,而是包着桂花糕的那块帕子。
  帕子上印着九云剑阁的标志。
  这个人,是九云剑阁的人?
  九云剑阁的人,为何出现在这里?
  谢景云只愣了一下下,就恢复了面瘫样子。
  想到自己来天门宗的目的,他点点头,淡淡的说道:“好,我同意。”
  白卿于是将桂花糕塞到小徒徒的手里,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信誓旦旦的说道:“兄弟,你放心,既然结伴而行,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谢景云默默地看了眼白卿露出来的,纤细不足一握的手腕,很违心的点点头。
  他将桂花糕塞到嘴里,还是熟悉的味道。
  果然是九云峰的桂花。
  白卿继续说道:“我叫白……”他突然看到路边的小草,随口道,“我叫白草,你叫什么呀?”
  谢景云:“……”
  谢景云目光幽幽的看了眼地上的野草,心想旁边这个人怕是把他当成傻子了。
  于是,谢景云指了指蓝天,说道:“我叫谢天。”
  知晓谢景云真实名字的白卿:“……”
  还谢地呢!
  白卿难得见到自己木头一样的小徒弟幽默,于是笑眯眯的问道:“你怎么不叫谢地呢?”
  谢景云:“……”
  干坏事被当场抓住,谢景云红了耳朵,他一向不会应对这种场面,只能沉默着。
  而白卿也一言不发,一直笑眯眯的看着谢景云。
  谢景云恼羞:“谢地也行,随便你。”
  “哈哈哈哈哈哈……”
  白卿笑的停不下来,没想到他的小徒弟这么好玩。
  “我以前真的叫过百草,不骗你的。”百草是他曾经某个世界的名字。
  谢景云的脸更红了,他加大步伐,心里企图摆脱这个少年。
  没想到百草轻轻松松赶上了他。
  谢景云愣了愣,不服输的加快了脚上的步伐,结果重心不稳,直直的朝着台阶下摔下去。
  完了,谢景云想,这条天梯,他怕是要重新登了。
  谢景云不敢面对的闭上眼睛。
  许久,身上并没有传来滚落台阶的疼痛感。
  谢景云睁开眼睛。
  他的两只脚好好的在台阶上,一只手在百草手里。
  百草的手特别软,又软又嫩。
  这样一双完美的手,力气却大的出奇,紧紧地拽住下坠的谢景云,笑着说道:“小心点,别真的摔下去了。”
  谢景云红了耳根,嗖的一下,放开百草的手:“谢谢你。”
  “不客气,”白卿说道,“我们是同伴嘛!”
  谢景云转过身去,小声的说道,“快点走吧。”
  “好。”
  二人结伴而行。
  一黑一白,速度又快,很快踏到第九十九阶,让后边的人又羡慕又嫉妒。
  九云梯,共九阶,每九十九为一阶。
  如今,他们才登入第二阶。
  白卿看着已经气喘吁吁的徒儿,担切的问道:“地兄,你感觉如何,要休息一下吗?”
  白卿恨不得直接将小徒徒一把提溜着提到山顶,收入门下。
  这么一个还没有觉醒的小魔头,他还护不住不成?
  地兄?
  谢景云皱了皱眉头,嫌弃的说道:“我叫谢景云。”
  白卿笑了:“你不是让我随便叫吗?”
  谢景云:“……”
  地兄实在是太难听了。
  他拒绝。
  白卿笑笑,也不逗他了,“走吧,九阶云阶,我们才走完第一步了。”
  他说着,将自己靠近谢景云,企图为他挡下一点九云梯灵力的压迫。
  议事大厅里。
  掌门顾长风优哉游哉的看着坐在自己旁边,早就飞了魂儿的白卿,问道:“师弟觉得这个白衣少年如何,我看他资质尚可,准备收入门下,师弟可别跟我抢。”
  白卿:“……”
  白卿瞪了顾长风一眼,咬牙切齿,“不可,这少年资质如此高,还是收入我九云峰名下的好,别让掌门师兄浪费了他的资质。”
 
 
第2章 入尊门2
  顾长风一个没忍住,狠狠RUA了小师弟一把。
  小时候的小师弟就可爱的不行,黏糊糊的像一块儿糯米糖,只是后来选择了剑修,说什么要有剑修的样子,整天在人前板着一张小脸,小软糖变成了个小老头。
  这会儿难得看见小师弟这般生动。
  顾长风对那个黑衣少年,也多了几分打量。
  他看着画面中,少年时期软塌塌的小师弟,拉住黑衣少年的手。
  白卿幻化的少年起码有五分和少时白卿相似,两个人倒是般配的模样。
  般配?
  等等!
  顾掌门惊悚。
  难道小师弟是看上人家的皮相了?
  不过小师弟配谁,配不上?
  只要小师弟高兴就好。
  顾长风幽幽的看了白卿几眼,眼神渐渐变态。
  此刻,被掌门盯着的白卿丝毫不知道掌门师兄心里在想什么,他和谢景云正在哼哧哼哧爬楼梯。
  九云梯第二阶,竟是灼灼桃花路。
  道路两边种满了桃花树,微风吹过,青石台阶上落英缤纷。
  刚踏入第二阶不觉芬芳,一路上来,桃花的香气越发浓厚,让人沉醉。
  白卿第一次爬九云梯,新奇的厉害,左看看又看看,摘朵桃花,再折根枝。
  白卿拿着一枝桃花,走在谢景云前边,突然回头,将桃花枝递在谢景云眼前,“地兄,送给你。”
  眼前突然出现一树桃花,谢景云一愣。
  他抬头,白衣少年弯了眉眼,眼中是一树芬芳,灼灼的桃花枝衬托着少年的眉眼,一张小脸显得更加白皙,不染尘世,竟然出奇的和他记忆中的某个样子吻合了。
  谢景云心里咯噔一下。
  他突然有个大逆不道的想法。
  不会的。
  谢景云随即摇摇头。
  不可能的,那人现在尚不认识他。
  他伸手,将桃花枝接过,红了耳畔:“谢谢你。”
  “不客气,我们是同伴,以后就是同门师兄弟。”白卿笑眯眯的说道,“还要多仰仗你照顾。”
  二人踩着一路芬芳继续前进。
  悠扬的琴声渐行渐近,传入耳畔。
  白卿修为高,只觉得琴声悦耳,估计是二师姐的琴声。
  听在谢景云耳朵里,却不是这样的。
  谢景云顺着琴声一步一步走着,慢慢的走到了另一个世界。
  漫天的黄沙卷起,乌云就想要吞噬了大地,昏天黑地间,突然一抹血色染红了天际。
  然后,那个白衣胜雪的青年,慢慢随着漫天的乌云,散在谢景云眼中。
  再也抓不住了。
  不,不要。
  谢景云脚下一个踉跄。
  那个人最终消散在天地间,不见踪迹。
  上天入地竟然找不到分毫。
  谢景云跪在地上,双眼渐渐变得猩红。
  白卿愣了愣,竟然是迷魂曲。
  心智不坚定,极有可能迷失在销魂阵中,变得浑浑噩噩。
  那么,谢景云是看到了什么,内心竟然如此恐惧?
  白卿的记忆中,谢景云是个及其坚韧的少年。
  拜入他门下后,十几年如一日的修炼,即便修为不突破,也从不见颓废放弃。
  他究竟看到了什么,竟然这副模样?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