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错娶仙君之后(重生)——明识
时间:2021-01-27 08:38:49

   =================
  书名:魔尊错娶仙君之后
  作者:明识
  文案
  一代魔尊重生成修仙世家的病公子?需要娶妻才能活命?
  六界最强 · 超级反派 · 真大佬 · 重明:重回新手村也就罢了,还要绑定个拖油瓶?
  看到新娘子的脸,重明来了兴致,“娘子,以后穿男装如何?你穿男装更迷人呢。”
  原来,新娘子长了一张跟死对头极为相似的脸,出于某种心理,重明调戏再调戏。
  娘子不但清清冷冷任他逗,还情话满级,反撩回来,撩得重明泥足深陷不能自已,正欲成其好事,却被反“攻”到底。
  重明扶腰捶床懊恼不已:这哪是什么娘子,分明就是死对头灵风仙君——那个顶着“六界楷模”之头衔,行“坑蒙拐骗”之恶术的大变态。
  小剧场:
  自从怀了崽儿,不能喝酒,不能舞剑,还不能去青楼?
  他就去听个曲,欣赏下美人,怎么就不行了?
  灵风:听曲看美人儿有什么意思?让我来为夫君捏腿捶背放松身体……
  重明:你憋过来,啊……
  好想带球跑!回去当个炫酷狂霸拽的魔尊他不香吗?
  特别说明:
  1.受现在的身体是由他的一魂一魄投胎转世而成,本就是他的一部分。
  2.生子文,雷生子者慎入。
  (美貌腹黑 仙君攻 X 邪肆狷狂 魔尊受)
  内容标签: 强强 生子 仙侠修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魔尊重明,灵风仙君 ┃ 配角:贺重悦,贺重敛,贺重阳,小鬼王,妖仙,散仙 ┃ 其它:生子,1对1,甜宠,先婚后爱,打脸虐渣,双向暗恋
  一句话简介:腹黑仙君攻&邪肆魔尊受
  立意:坚持自己所坚持的,并为之不懈努力,一定能获得成功
  ==================
 
 
第1章 重生遇神棍
  一个月前,明镜里一战,五界联手除掉了魔尊重明。
  八位修仙家族的家主,特意在登仙楼摆下酒宴。
  楼下四周布满结界,以防闲杂人等靠近,还安排诸多弟子,五步一岗,十步一哨。
  有人不明所以:“这是在举行何种盛大活动?”
  知情者透露:“还能有什么,庆祝诛杀魔尊重明呗。”
  又有人凑过来询问,“重明真的死了?”
  知情者压低嗓音,“可不是,据说被他最信任的属下,从背后狠狠捅进心脏,连搅好几下,把个心脏搅成了一团肉泥;又被贺家五爷一掌拍在太阳穴上,拍断了脖子;最后还被其他几位家主连击前胸后背,死得透透的。”
  “老天,死得真惨。不知尸首如今何在?”
  “说来也奇怪,众人杀死重明后,正想上去看清他的模样,你们猜怎么着?他的尸首竟被一阵风给卷到了梦怨湖里,湖水一阵翻腾,尸首消失不见,只剩下他脸上的面具浮在水面。”
  “梦怨湖?不就是那个喜欢吃肉的恐怖湖嘛,看来,尸首被湖给吃掉了。不过没关系,只要确保他真的死了就成。”
  “对,死了好,这几年来,他仗着修为高深,带领魔族占据了钟灵毓秀的明镜里,横行无忌逍遥快活,早已成为五界的眼中钉,肉中刺。如今他死了,魔界群龙无首,岂非手到擒来,除之容易?可我看八位家主怎么忧心忡忡的样子,难不成有何不顺?”
  “别提了,还不是因为被魔尊重明狠狠摆了一道,留大三大隐患。这三大隐患不解决,魔族永远除不了,人间也永远太平不了。”
  “这么严重?敢问是哪三大隐患?”
  “其一,各大家族高手摆阵寻魂三个月,始终没找到重明的魂魄,哪怕一丝一毫都没有,你们说奇不奇怪?若真被他的魂魄逃了,慢慢聚化重生,再世为魔,定会卷土重来,疯狂报复,岂不是一大祸患?”
  “魂魄竟能在五界高手围攻之下消失,这个重明,当真不简单。幸好,聚化重生至少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慢慢寻找就是。”
  “其二,重明死前耗尽最后一点灵力封印了明镜里的入口,以致五界高手无法进去消灭重明的众多追随者。若这些魔族出来作乱,天下何时才得太平?”
  “听说明镜里有两个入口,被重明封印一个,还有一个才对……我明白了,想必此入口极为隐秘,只有魔界中人知道。这可难办了,魔界众人在明镜里过安稳日子,徒留咱们在外面干跳脚,难怪各位家主高兴不起来。”
  “其三,重明之所以能在短短时间内修成六界最强,只因他手中有一部无上神功,如今,重明身死,神功下落不明,若被奸邪之人得到,岂非又出现一个重明?”
  “这可是个棘手的大问题,神功一旦流传出来,必定引发六界大乱,需赶紧找到才好。这个重明,着实狡猾,死都死了,还留下如此多隐患。想必五界高手恨透了他。”
  “可不是,此次大战,修仙家族出动几千人马,还联合了四界高手,气势汹汹去除魔,最后只杀了一个重明,还没杀彻底。你没见贺家两位公子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逮谁咬谁。身为曾经排名第一的修仙世家,本打算借这场除魔行动重回巅峰,如今竹篮打水一场空喽。”
  “贺家如今越发衰败倒是真的,不过,贺五爷这次居功至伟,也算为贺家挣足了面子。毕竟,重明不是一般人。想当初,他可是擎云山修仙院中天赋最高修为最好的弟子,若不是误入魔道,说不定早跟灵风仙君一般修成仙人了。”
  “修成仙人?怎么可能!重明生来便是魔尊之子,早晚会回去统领魔界。哪怕修炼再久,也本性难改,永远成不了仙。”
  “你们说这事儿是不是有点怪,明明是魔尊之子,竟能混入修仙圣地擎云山,真不知该质疑修仙院那帮老修士们识人不明,还是该佩服重明小小年纪心机深沉。”
  “好了,别说这个了,小心被擎云山那边知道。哎,灵风仙君没来吗?听说他和重明是死对头,两人当初在修仙院学习时,互相看不顺眼,一天要打三百架。”
  “好像仙界是派了他来的,不知为何,至今尚未出现。几大修仙家族还以为灵风仙君会很喜欢听到重明身死的消息,特意为他设了座……”
  “灵风仙君向来不喜与凡人为伍,想必不会来了。”
  “他不也是凡人修炼成仙,有何了不起?”
  “自然了不起,灵风仙君可是在极短的时间内修成真仙,是千百年来天赋最高用时最少的一位。提起他,谁不当成修仙之希望,励志之楷模。”
  *
  登仙楼内,众宾客纷纷落座。
  神界无人出席,只送来一封贺信和一件除魔神器。
  仙界来了两位仙君,不怎么开口,一副仙风道骨之姿,冷眼旁观世间的纷扰……只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悄悄传着“小纸条”,不知在谈论什么不能为外人知的机密要事。
  鬼界倒是很给面子,派来了小鬼王。可这位被阴森鬼气包围的白面少年只顾吃吃喝喝,腮帮子撑得鼓鼓的,对众人的恭维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妖界自以为派来了靠谱的蛇统领,没想到他竟变回原形,盘踞在房梁之上,用尾巴打着拍子,欣赏对面青楼里姑娘们的歌舞表演。
  人界倒是声势浩大,八大修仙家族的家主或代理家主纷纷出席,还带来不少修为出众的弟子,隆重浩荡,熙攘热闹,很符合人间的喧嚣。
  虽对外说此次活动是庆功会,实则为解决重明留下的三大祸患。
  神仙妖鬼四界对人间权势不感兴趣,全权交由修仙家族做主,只答应从旁协助。
  各修仙家族明里相互奉承,叫着贤兄贤弟,实则暗中较劲,谁都不服谁。争执许久,最后勉强达成共识,分工合作,协同解决三大隐患。
  首先,各家派优秀弟子围困明镜里,只要魔族中人出现,立刻抓捕,逼问入口;
  其次,搜寻各家地盘,寻找一切跟重明魂魄和神功有关的线索,无论哪家找到,都要跟众家商议,共同对抗,不得藏私。
  协议达成,立刻付诸行动,各家主纷纷安排弟子们的工作。
  只要有人能完成这三件事中的任何一件,便能年少成名,一举天下知。因此,弟子们摩拳擦掌,兴致极高。
  见有人嘲笑自家病得连床都下不了,毫无建树的嫡长子,贺正一口恶气闷在心里,隐忍不发,脑海中不停闪现魔尊重明那张邪肆飞扬的脸和自家病秧子那张苍白憔悴的脸。
  除去神情不同,以及重明左耳垂下多出一道陈年伤疤之外,两人的长相竟所差无几。这到底是孽,还是……
  幸好,重明自接掌魔尊之位后,极少以真面目示人,应该没几个人见过他的脸;
  幸好,只有他看到了重明的脸,其他家族还没来得及看,尸首便被卷到湖里去了。
  幸好,他的嫡子病得越来越重,很快便会离开世间,没人再有机会见到他的脸。
  只是,今早出门时,不知从何处冒出一名神医,信誓旦旦地说能救活他的儿子,不知此刻情形如何了……
  *
  贺府最僻静的院落中,围了一群下人,个个神色紧张,翘首以盼。
  卧房里人头攒动,却静得毫无声息,如同死地。
  “呼——”过了好一会儿,里面才传来一道艰难的呼吸声,好像被人捏着脖子,喘得异常费力。
  紧接着响起一道紧张而压抑的女声,颤抖得不成样子,“咽气了吗?”
  “……没有……”有人极小声地回答。
  谁在身边?重明很想看,却睁不开眼。
  问谁咽气了没?
  反正不会是他,他记得,自己被一剑穿心后,又被打中太阳穴,还被击了好几掌,死得透透的。此刻,应该到地府了吧。
  “呼——”耳边又传来艰难的喘息声,带动了重明的整个身心。
  紧接着还是那道女声,“咽气了吗?”
  这次,她的声音略显焦躁,害得重明也跟着烦躁起来。
  “……还没有……”
  耳边响起嘈杂声,似乎有许多人在小声嘀咕,询问怎么还不咽气,是不是回光返照,怎么才能彻底断气,真的还有救吗之类的话。
  重明不明所以:这些人都在盼着谁死呢?为何在地府还能听到人间之声?鬼尊这家伙管理得也太松懈了吧?
  胡思乱想的同时,重明脑海中浮现了很多人,很多事,却在睁开眼的那一刻,忘得干干净净,只留耳边呜咽之声,此起彼伏,吵得他头疼。
  眼前是米黄色纱帐,周围是暗红色挂檐,古朴,精美,是一张上好的架子床。阳光照射进来,略显刺眼,却很温暖。
  他不是被杀死了吗?怎么又活了?
  重明活动着双手,艰难摸向心脏位置,发现被属下捅出的血窟窿不见了,胸前干净清爽,一丝血迹都无。他又摸向颈间,发现颈骨也完好无损,没有丝毫断裂过的痕迹。
  这不是他的身体!难不成,他换体重生了?
  “醒了,醒了?这,这不对啊……”耳边先是传来惊讶之声,随之便是嚎啕之声。
  重明困惑不解,他明明醒了,怎么有些人反而哭得更大声了?难不成,不希望他,或者说,他所在的这具躯体醒过来?
  如此喧闹,吵得重明睁了睁眼,又闭上了。
  他提取此躯体残留的灵识,这才知道,他竟重生到修仙世家贺家的嫡长子贺重明身上。
  据传,这位小公子一出生便体弱多病,脆弱易伤,以致常年卧床,无法修炼,成为贺家不愿为外人道的耻辱。
  然而,他的生命力极为顽强,不屈不挠地活了十八年,怎么都死不了,因此,被知情者们送了个绰号——九命公子。
  据说,这位世家公子之所以取了个跟重明相同的名字,是因为一位“神棍”算出,小公子魂魄不全,命数不济,必须取个极邪恶的名字才能存活,因此,贺家老爷子便借用了重明这个万恶魔尊的名字,为自家大孙子取名——贺重明。
  贺家曾是羽仙国最强的修仙世家,祖上还出过一位仙人。多年来,一直护佑着东方的百姓,地位尊崇。
  后来,人丁凋零,子孙一代不如一代,如今已经没落。像贺重明这种无法修炼的子嗣,对贺家来说,是累赘,是耻辱,活着还不如死了,难怪这么多人盼他死呢。
  重明再次试探后发现,这位九命公子体内只有一魂一魄,竟是他十八年前丢失的幽精之魂和非毒之魄。
  幽精主灾衰,耗损精华,使人缺少神气,肾气不足,脾胃五脉不通,旦夕形若尸卧,这才令贺重明体弱多病,卧床不起。而非毒又能驱寒散毒有助根本,成了贺重明轻易死不了的原因之一。
  也就是说,贺重明是他的一魂一魄转世投胎而成。难怪他当初遍寻不着,原来入了凡人体内。
  他常年在明镜里,从未见过这位贺家嫡子,自然不知道。只是,何人有如此大的本事,不但帮他找到了这一魂一魄,还与其他魂魄融为一体,助他新生?
  自接掌魔尊之位后,他在六界中树敌无数,没剩几个朋友,谁又肯为他冒如此大的风险?
  见耳边哭声不止,重明开口了,虚弱的语气中携裹着亲切笑意,哄孩子似的,“好了好了,我这不醒了嘛,都别哭了,乖啊。”
  他向来怜香惜玉,怎忍女子为自己痛哭流涕,自然要好好抚慰一番。虽然眼前女子都不认识,但也大致猜得出来,应该是贺家的女眷。
  早就听说贺家的现任家主贺老爷子和代理家主贺正,为了子嗣昌盛娶了不少妻妾,如今看来,传言不假。
  重明此刻便如同掉进了香粉堆里,忍不住想打喷嚏。他本想坐起来揉揉鼻子,试了几次都没成功,低头一看,哭笑不得。
  他身上竟裹着层层寿衣,想必众人都以为他死定了,这才提前帮他穿戴整齐。
  见他真的醒了,周围痛哭的女人们反倒吓坏了,纷纷后退,看鬼似的盯着他。只有一位被挤在后面的老者走上前,挽起袖子,翻看重明的眼皮,查看他的舌头,诊脉断相,含笑不已。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