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赐福——墨香铜臭
时间:2018-03-02 10:25:19

 《天官赐福》作者:墨香铜臭
 
文案
为你,所向披靡!
C天R地小妖精攻×仙风道骨收破烂受
 
啊那个收破烂的天界公务员,跟鬼界第一大佬有一腿!
 
PS:
●主受1V1HE,攻受都为彼此神魂颠倒。
●攻第7章出场第13章露脸。
●首刷千万别看评论,小心剧透,会很影响体验。
●预防针:一三五卷为现在时,二四卷为过去式。十分慢热,可能不热。有历险,有日常。时而乌龟慢爬,时而野狗脱缰。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怜(受),花城(攻) ┃ 配角: ┃ 其它:花怜,主CPonly,晋江独家,谢绝转载
 
 
第1章 天官赐福
  这满天神佛里,有一位著名的三界笑柄。
  相传八百年前,中原之地有一古国,名叫仙乐国。
  仙乐古国,地大物博,民风和乐。国有四宝:美人如云,彩乐华章,黄金珠宝。以及一位大名鼎鼎的太子殿下。
  这位太子殿下,怎么说呢,是一位奇男子。
  王与后将他视为掌上明珠,宠爱有加,常骄傲道:“我儿将来必为明君,万世流芳。”
  然而,对于俗世的王权富贵,太子完全没有兴趣。
  他有兴趣的,用他常对自己说的一句话讲,就是——
  “我要拯救苍生!”
  ·
  太子少时一心修行,修行途中,有两个广为流传的小故事。
  第一个故事,发生在他十七岁时。
  那一年,仙乐国举行了一场盛大的上元祭天游。
  虽然这一项传统神事已荒废了数百年,但依然可以从残存古籍和前人口述中,遥想那是怎样一桩普天同庆的盛事。
  上元佳节,神武大街。
  大街两侧,人山人海。王公贵族在高楼上谈笑;皇家武士雄风飒飒披甲开道;少女们翩翩起舞,雪白的手洒下漫天花雨,不知人与花孰更娇美;金车中传出悠扬的乐声,在整座皇城的上空飘荡。仪仗队的最后,十六匹金辔白马并行拉动着一座华台。
  在这高高的华台之上的,便是万众瞩目的悦神武者了。
  祭天游中,悦神武者将戴一张黄金面具,身着华服,手持宝剑,扮演伏魔降妖的千年第一武神——神武大帝君吾。
  一旦被选中为悦神武者,便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因此,挑选标准极为严格。这一年被选中的,就是太子殿下。举国上下都相信,他一定会完成一场有史以来最精彩的悦神武。
  可是,那一天,却发生了一件意外。
  在仪仗队绕城的第三圈时,经过了一面十几丈高的城墙。
  当时,华台上的武神正要将妖魔一剑击杀。
  这是最激动人心的一幕,大街两侧沸腾了,城墙上方也汹涌了,人们争先恐后探头,挣扎着,推搡着。
  这时,一名小儿从城楼上掉了下来。
  尖叫连天。正当人们以为这名小儿即将血溅神武大街时,太子微微扬首,纵身一跃,接住了他。
  人们只来得及看见一道飞鸟般的白影逆空而上,太子便已抱着那名小儿安然落地。黄金面具坠落,露出了面具后那张年轻俊美的脸庞。
  下一刻,万众欢呼。
  百姓们是兴高采烈了,可皇家道场的国师们就头疼了。
  万万没想到出了这么大的差错。
  不祥啊,太不祥了!
  华台绕皇城游行的每一圈,都象征着为国家祈求了一年的国泰民安,如今中断了,那不是要招来灾祸吗!
  国师们愁得发如雨下,思前想后,请来太子,委婉地表示,殿下您能不能面壁一个月以示悔过?不用真的面壁,只要意思一下就可以了。
  太子微笑道:“不要。”
  他是这么说的:“救人又不是什么坏事。上天又怎么会因为我做了对的事情而降罪于我?”
  呃……万一上天就降罪了呢?
  “那么上天就错了,对的为什么要向错的道歉?”
  国师们无言以对。
  这位太子殿下就是这样一个人。
  他从没遇到过他做不到的事,也从未遇到过不爱他的人。他是人间正道,他是世界中心。
  所以,虽然国师们心里很痛苦:“你懂个屁!”
  但不好多说,也不敢多说。反正殿下也不会听的。
  ·
  第二个故事,也发生在太子十七岁这年。
  传说,黄河之南有一座桥叫做一念桥,有一名鬼魂在这座桥上徘徊多年。
  这只鬼魂十分恐怖:身穿残甲,脚踏业火,遍身鲜血和刀枪利箭,每走一步就在身后留下血与火的足迹。每隔数年,它会在夜里忽然现身,游荡在桥头,拦住行人问三个问题:“此间何地?”“此身何人?”“为之奈何?”
  如果答得不对,就会被鬼魂一口吞噬。但是,谁也不知道正确的答案是什么,所以数年下来,这只鬼魂已经吞噬了无数行人。
  太子云游途中听说此事,找到了一念桥,夜夜守在桥头,终于,在一夜遇到了作祟的鬼魂。
  那鬼魂现身,果然如传闻中一般阴森可怖。它开口问了太子第一个问题,太子笑着回答:“此间人间。”
  鬼魂却道:“此间无间。”
  开门大吉,第一个问题就答错了。
  太子心想,反正三个问题都是要答错的,何必等你问完?于是便亮了兵器,开打了。
  这一战打得天昏地暗。太子武艺高强,那鬼魂更是悍勇骇人。一人一鬼在桥上斗得是几乎日月翻转,最后,鬼魂终于败下阵来。
  鬼魂消失之后,太子在桥头种下了一颗花树。这时,一名道人路过,恰好看到他在此撒下一抔黄土,为它送行,问:“这是做什么?”
  太子就说了著名的八个字:“身在无间,心在桃源。”
  道人听了,微微一笑,化为一名身披白甲的神将,踏祥云,挽长风,乘天光而去。太子这才知道,竟是恰好遇上了亲身下凡来伏魔降妖的神武大帝。
  诸天仙神们在他上元祭天游那一跃时便留意到了这名十分出色的悦神武者。这次一念桥头一见后,有仙家问帝君:“您看这位太子殿下如何?”
  帝君也答了八个字:“此子将来,不可限量。”
  当晚,皇宫上方天生异象,风雨大作。
  在电闪雷鸣之中,太子殿下飞升了。
  ·
  但凡有人飞升,天界都会震一震。这位太子殿下一飞升,直接让整个天界抖了三抖。
  修成正果,太难太难。
  要天赋、要修炼、要机缘。一尊神的诞生,往往是漫漫百年路。
  少年时便羽化登仙的天之骄子并不是没有;穷尽一生苦修百年都盼不来一道天劫也大有人在;即便是等来了天劫,过不了这一关也要死了,不死也废了;如恒河沙数般的,却是终其一生都庸庸碌碌、找不到自己道路的懵懂凡人。
  而这位太子殿下,无疑是上天的宠儿。他想要的,没有得不到的;他想做的,没有做不成的;他想飞升成神,就当真就在十七岁那年飞升成神了。
  他原本就是民心所向,加上王与后思念爱子,下令为他在各地大力兴修宫观庙宇,开窟立像,万民朝奉。信徒越多宫观越多,寿元越长法力越强。于是,仙乐宫太子殿在短短几年之内风光无两,鼎盛一时,达到了巅峰。
  ——直到三年之后,仙乐大乱。
  ·
  大乱的起因是国主暴政,叛军起义。可是,虽然人间已战火四起,天界的神官们,也是不能随意插手的。除非是妖魔鬼怪越界侵犯,否则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试想,人间处处是纷争,人人均觉自己有理,要是谁都上去插一脚,今天你帮你故国撑腰,明天他帮他后裔报仇,岂非动不动就要神仙打架、日月无光?像太子殿下这种情况,就更必须避嫌了。
  但他才不管。他对帝君道:“我要拯救苍生。”
  帝君坐拥千年神力,尚且不敢整天把这几个字挂嘴上,听到他这么说,心情可想而知。但又拿他没办法,道:“你救不了所有人的。”
  太子道:“我能。”
  于是,他便义无反顾地下凡了。
  仙乐人民自然是举国欢庆。然而,古往今来的民间故事早就竭力地向人们阐述了一个真理:神仙私自下人间,绝对没有好结果。
  于是,战火非但没有平息,反而烧得更疯狂。
  也不是说太子殿下没努力,可他还不如不努力。他越努力,战况越是一塌糊涂,仙乐人被打得头破血流,伤亡惨重,最后,一场瘟疫席卷了整座皇城,叛军打入王宫,战乱结束。
  如果说仙乐本来还在苟延残喘,那么太子殿下就直接让它断了气。
  ·
  灭国后,人们终于突然发现了一件事:
  原来,他们奉为天神的太子,根本没有他们想象得那么完美强大。
  说难听点,可不就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么?!
  失去家园和家人的痛苦无处宣泄,满身伤痛的百姓愤怒地涌入太子殿中,推倒了神像,烧毁了神殿。
  八千宫观,烧了七天七夜,烧得一干二净。
  从那以后,一位守护平安的武神便消失了,而一位招来灾祸的瘟神诞生了。
  人们说你是神你就是神,说你是屎你就是屎,说你是什么你就得是什么。本来如此。
  ·
  太子殿下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更不能接受的,是他要接受的惩罚:贬谪。
  封禁法力,打落人间。
  他从小就在万千娇宠中长大,从未受过人间疾苦。而这个惩罚,让他从云端坠落到了烂泥地。在这摊烂泥里,他第一次体会到了饥饿、贫穷、肮脏的滋味。也是第一次,做了此生从没想过会由他去做的事:偷窃、打劫、破口大骂、自暴自弃。颜面尽失,自尊全无,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连最忠心的侍从都没法接受他这种变化,选择了离开。
  “身在无间,心在桃源”这八个字,在仙乐各种石碑牌匾上刻得到处都是,若不是在战乱后几乎都被烧光了,让太子殿下再看见,估计他第一个冲上去砸了。
  说这句话的人已经亲身证明了,当他自己身处无间时,也并不能心在桃源。
  ·
  他登天快,坠地更快。神武道惊鸿一瞥,一念桥逢魔遇仙。仿佛还是昨天的事。但天界唏嘘一阵,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直到过了许多年,某日,天空一声巨响。这位太子殿下,第二次飞升了。
  古往今来,被贬谪的神官,不是一蹶不振,就是堕入鬼界,根本没有几位被打下去后还能有翻身之日的。第二次飞升,当之无愧,轰轰烈烈。
  更轰轰烈烈的是,他飞升之后,一路冲进天界,拳打脚踢,大杀四方。于是,他只飞升了一炷香就又被打了下去。
  一炷香。可以说是史上最迅猛也最短暂的飞升了。
  如果说那第一次飞升,是一桩美谈,这第二次飞升,就是一场闹剧。
  ·
  两回下来,天界对这位太子满满的都是嫌弃之情。嫌弃之余,还有几分警惕。毕竟被贬一次就要死要活了,被贬两次,岂不是要心魔大起报复苍生?
  谁知,这次被贬之后,他倒是没入魔,也挺老实地在适应贬谪生活。什么问题都没有,唯一的问题就是……未免也太认真了。
  有时,他街头卖艺,吹拉弹唱样样精通,连胸口碎大石都不在话下,虽然早听说这位太子殿下能歌善舞、多才多艺,但居然是用这样的方式见识到的,真是令人心情复杂。有时,他则勤勤恳恳地收破烂。
  诸天仙神震惊了。
  事已至此,匪夷所思。以至于如今要是对谁说“你生个儿子是仙乐太子”,那可比骂对方断子绝孙要恶毒得多了。
  好歹也曾是位金枝玉叶的太子殿下,位列仙班的神官,混到这个地步,也是没谁了。所谓的三界笑柄,便是这么一回事。
  笑过以后,有几分多情的也许还会叹:当初那位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真的彻底消失了。
  神像倒塌,故国覆灭,一个信徒都没有留下,逐渐被世人遗忘。于是,谁也不知道他流浪到那里去了。
  被贬一次已是奇耻大辱。被贬两次,没有任何人能再爬起来。
  ·
  又过了许多年,突然有一天,天空又是一声巨响。
  天崩地裂,地动山摇。
  长明灯战栗,火光狂舞,神官们统统从自家金殿中惊醒了过来,奔走相问:这是哪位新贵飞升了?当真是好大的阵仗!
  谁知,前脚才叹了了不得啊了不得,后脚一看,满天神佛都被劈了个遍。
  你有完没完!
  那位著名奇葩、三界笑柄,传说中的太子殿下,他他他——他妈的又飞升了!
  作者有话要说:  晋江的书友们久等了!
  第三次在晋江发文了,依旧很紧脏。开头例行先殴打自己一顿。这篇文我写得蛮痛苦的,做了许多新尝试,但心有余而力不足,写出来的跟我想要的还是不大一样,写作过程中认识到了自己很多问题。我也不知道最后到你们眼里又会是怎么样的,总之,请大家先做好和心理预期不一样的准备,最好是不要有任何心理预期。也就是说,你们不会再看到一本《人渣反派》,更不会再看到一本《魔道祖师》。毕竟,这是一段全新的旅程哇。
 
 
第一卷:血雨探花
 
第2章 破烂仙人三登仙京
  “恭喜你,太子殿下。”
  闻言,谢怜抬头,未语先笑,道:“谢谢。不过,能不能问一下恭喜我什么呢?”
  灵文真君负手而立,道:“恭喜你摘得了本甲子‘最盼望将其贬下凡间的神官’榜的第一名。”
  谢怜道:“不管怎么说,总归是个第一名。但我想既然你恭喜我,那应该的确是有可喜之处的?”
  灵文道:“有。本榜第一,可以得到一百功德。”
站内搜索: